和訊財經端 註冊

從海昏侯墓孔子畫像看漢代墓室繪畫

2016-11-14 04:30:00 雅昌藝術網  陳明

繪有孔子畫像的衣鏡

衣鏡上關於孔子生平的文字
衣鏡上關於孔子生平的文字

  2015年底在海昏侯墓葬中出土的文物中,發現了迄今為止最早的孔子畫像。在主槨室的西側,考古人員發現了一組繪有人物形象的類似屏風組件,其中漆器殘片長0.7米,寬0.5米,背後襯托有銅板。因為損毀較為嚴重,在沒有整理修復的情形下,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下半身,但是,在畫像一側,可以辨析出題字,其中有這樣的隸書文字:字中尼,姓孔,……魯昭公六年,孔子蓋卅矣,孔子……子夏曰可者與之,其不可者拒之……等。另外“孔子”“顏回”“叔梁紇”等人名以及“野居而生”等字樣也被辨識出來。有專家經過進一步分析認為,這可能不是屏風,而是一件衣鏡。但不論如何,畫像為孔子是無疑的。在這漫漶不清的畫像上,可以依稀辨認出人物身著長袍,拱手而立的樣態。畫像的外輪廓以粗獷的墨筆勾勒,體現出簡略渾厚的風格,這也是秦漢時期繪畫的典型特征。可以相印證的,是漢代山東嘉祥武氏祠的畫像石《孔子見老子》,在類似的題材中,孔子都是著寬衣大袍,帶儒冠,拱手彎腰作拜謁狀。唯不同的是,海昏侯墓中的孔子像是漆畫。

  此次發掘的藝術品中,漆畫是最能說明西漢繪畫特點的一種藝術門類。漆畫是以天然大漆為主要材料的繪畫,在戰國時期就有很高的成就,到了西漢更是發展到一個頂峰。漆畫的繪制材料除了漆之外,還有金、銀、貝殼、石片等其他材料。顏色也不僅限於紅黑兩色,還有黃、白、青藍、青綠等。從海昏侯墓中出土的漆器中可以看到,它既是實用品,也是藝術品,具有藝術審美與實用兩個功能。在西漢漆畫中,以神鬼仙獸的題材最多。比如湖南長沙馬王堆1號漢墓中的黑地彩繪棺和朱地彩繪棺。描繪的就是各種形態的神鬼禽獸,這當中,龍、虎、朱雀又是最常見的形象,他們或表示引逝者升天,或表示方位。這次在海昏侯墓中出土的一件漆面木質盾牌十分精美,上繪有虎獸圖案。獸在上方,低首擰身揚尾,顯得十分兇狠。在其前方,似有一人正與之搏鬥,怒目張口,毛發盡豎,顯得非常勇猛。下方所繪之虎昂首揚尾,正在奔跑。虎身由墨線勾勒而成,虎紋的筆墨濃重粗獷,一筆而成,沒有多余用筆。虎頭紋飾簡潔,張著的虎口下還畫著三顆白牙,平添了幾分幽默的趣味來。在內棺的棺板上,繪有漆畫,其中有一鳥形紋飾,有專家認為是朱雀紋。以此類推,棺板其他方位應該還有白虎、青龍紋飾。不過,在漢代墓葬繪畫中,也常繪有神鳥紋,表示給墓主人引路升天,如此看來,海昏侯墓內棺上亦有可能是神鳥紋。


海昏侯內棺
海昏侯內棺

海昏侯內棺上的鳥形圖案
海昏侯內棺上的鳥形圖案

  從表現手法上看,這些漆畫與漢代畫像石畫像磚相一致。作為墓室壁畫的重要組成部分,漢代的畫像石、畫像磚誇張和變形來表現對象,營造氣氛。通過對主體形象的拉長和壓短,造成運動的感覺,給人的視覺留下深刻印象。拉長的手法,常用於瑞獸、動物、神仙境界的作品中,比如上述漆器上的奔虎形象。壓短的手法常常能夠使用於狩獵和日常生活的場景中,具有濃郁的民間藝術趣味。多視點的組合和象征手法也是漢代繪畫的常用表現手法。在處理大場面時,往往采用平列、壘疊的辦法,這實際就是我們所說的多視點的組合,這樣的好處是可以同時表現多個場景,而不會被某一個視角所限制。比如在描繪庭院和車馬儀仗隊的時候,就可以表現庭院內外的各種形象,可以通過俯視和平視、側視的組合,造成畫面的壯觀和磅礴氣勢。有的地方,利用簡略的形象來代表復雜的事物,比如用簡單的三角形來象征大山,以一只鹿來象征眾多的動物。前文所說的神鳥形象,呈幾何形,簡潔大方,鳥身留有類似圓形、橢圓形、三角形的圖案,也符合這樣的藝術特征。


漆盒上的虎獸漆畫
漆盒上的虎獸漆畫

漆盒上的金箔鹿和人物圖案
漆盒上的金箔鹿和人物圖案

漆盒上的金箔雲紋和雙人相搏圖
漆盒上的金箔雲紋和雙人相搏圖

  漢代繪畫特別註重動勢的表現,通過形象的動態組和成韻律,以運動的人和動物組成流動性的圖案,造成富有張力的藝術效果。在此次出土的漆盒上,可以見到金箔貼成的人物和祥獸圖像。如相搏的雙人,飛動的雲,正欲跳躍的鹿,姿態各異的鳥,手持盾牌躍起和持劍的武士,等等。這種造型簡潔的圖像,將形體凝聚在簡單的輪廓裏,特別註重描繪對象的動態。在具體的刻劃上,往往通過沒有細部描繪的剪影式的身姿、動態來表現某種情緒,或者某一種氣氛。這在畫像石畫像磚中一樣可見,比如《收獲弋射》、《孔子見老子》、《帝王圖》等,用人物誇張的動態來表現射獵者和神人。在畫像石畫像磚中,有繁、簡兩種風格。繁密風格的作品,主要體現為畫面的“滿”,除了主體內容之外,其他的部分也通過圖案或花紋來填滿,造成整個畫面的繁密。在畫像石中,因對空白處填的手法不同,造成作品趣味的不同。具體的方法主要有三種:一是在主體形象的周圍用繁密的圖案來填滿空白;二是讓主體形象拉長、變形,填滿畫面,通過形象的纏繞和排列來造成畫面空間的滿;三是將主體形象按照單元分割,以結構的形式來填滿整個畫面,盡管不一定畫面上形象很多,但也給人造成豐滿的印象。海昏侯墓漆盒上圖案顯然與上述方法有共同之處,即在主題形象周圍,分層圍繞著各種圖案,如雲紋、幾何紋,等等,因此盡管畫面的主體形象並不多,但卻給人豐富的感覺。

(責任編輯:徐立梅 HT001)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從海昏侯墓孔子畫像看漢代墓室繪畫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