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雞王”石高堂

2017-02-06 14:09:46 企業觀察家 

  文/唐慶偉 圖/張正良

  其工寫人物、花鳥,而尤以工筆寫雞爭勝畫壇,筆下公雞別有生趣,神完氣足,有王者之風,因此有“雞王”之稱。

  中國花鳥畫中,近現代乃至當代以動物名世者很多,張善子的虎、徐悲鴻的馬、齊白石的蝦、李可染的牛、黃胄的驢、唐海的狐,皆為一時之稱,石高堂先生的工筆雞畫亦因“盡精微,致廣大”、惟妙惟肖、生機盎然而稱雄中原,又有“中國雞王”之譽。

  石高堂先生早年從軍,軍中即以版畫著稱,他於當時創作的版畫銷量曾以千萬張計,至今網上還經常有其版畫交易,甫一出現即被搶售,當年不足一角錢的版畫售價幾百上千元不等。如此熱衷,國人懷舊是一方面,石高堂先生版畫造型到位,表現人物恰切更是關鍵。

  石高堂先生工寫人物、花鳥,而尤以工筆寫雞爭勝畫壇。

  雞為尋常之物,鄉村多有飼養,晨出暮歸,四野遊逛,最是愜意,但身寄城市,多有不便,也難為人所容。石高堂先生出身農裏,雖立世鄭州,不憚艱難,以籠蓄雞,朝夕相處,日夜觀摩,雞之行止、飲啄、鳴唱,皆在目下、腦中。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雞之意、之形、之態、之神,揮之不去,久而凝結成氣,鳴於心,棲於胸,若有萬千只雞在。

  於是下筆成雞,皆是生態。一只,兩只,三只五只,籬笆院落、清水池溪、石邊竹下,園田方坡,飲水、捉蟲、打鬥、示威、怒視、凝眸,不一而足。或為鬥狠,或為閑遊,或為驚覺,或為諦聽,一雞傲嬌而群下自適,各得神態。

  石高堂先生又常以雞喻人,形容相接,深得其中三昧。其所作《三公圖》被花鳥世界譽為神品——圖中三只公雞一個個氣度不凡,或為軒昂,或為骨立,或為篤厚,一個不怒而威,一個氣勢沈穩,一個溫良恭儉,與漢之三公司馬司空司徒相應。先生取意身邊之雞寫意人間三公,趨其趣旨,相與為一,以伸達妙境。

  石高堂先生工筆雞畫以公雞為骨,以母雞、雞崽為肉,輔以花草樹木,飛蜂舞蝶,相與映照,剛柔相濟,更見公雞氣勢,其筆下公雞氣宇非凡,精神十足,毛色金亮,耀眼奪目,雞冠肥碩朱紅,毛發厚實順滑,若手撫一般潔凈,惹人憐愛,又凜然不可親近,如池水芙蓉,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其《無題》公雞圖中,花下竹邊,一只蘆花公雞昂首而立,若有所思,其毛發占五彩,羽分三色,“雄姿英發”,恰是三國周郎氣派,一紙花草,竟得三分天下有其一;又有三只雞崽俯身於前,毛絨未褪,大翅不立,散步於蘆花公雞眼前:一雛自顧覓食,若逗蟲然,不解其趣;兩雛交湊,一仰一俯,兩喙相對,若在私語,憨萌可愛,栩栩如生。

  石高堂先生喜雞、愛雞,屬相肖雞,與公雞緣分殊深。有朋自鄉村來,多與研討雞屬,偶有心得,興奮異常,鋪紙研墨,勾畫草圖,一遍一遍渲染,然後擱置不問,隔上一段時間,再看,顏色不足,就再渲染,再擱放……

  工筆畫難得偶成,往往需要時間,石高堂先生耐得寂寞,不厭其煩,直至與之心神相通,因此其筆下公雞別有生趣,神完氣足,有王者之風,石高堂先生也得以有“雞王”之稱。

  石高堂先生的工筆牡丹於中原畫壇亦堪稱一絕,濃淡相宜,明暗有度,參差向背,各個流暢。或素潔淡雅,或富貴堂皇,或傲立,或安然,水色淋漓,朦朧淡遠,當為山中宰相,為人艷羨。

  先生筆下公雞常得牡丹照顧,牡丹又常有公雞陪襯,相映成趣,相得益彰,深得人間故事。

(責任編輯: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雞王”石高堂》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