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安德路55號院存一座無名碉堡 尚未獲得官方文物認定 記者探訪發現內部占滿雜物 碉堡遺跡 曾被當廁所

2017-03-02 13:17:00 法制晚報  崔毅飛 新聞觀察員
安德路55號院的碉堡遺跡,成了堆放雜物的庫房,西南側還被圈進一個小院
安德路55號院的碉堡遺跡,成了堆放雜物的庫房,西南側還被圈進一個小院

豐臺區馬家堡曾經存在一座相似碉堡,2010年前後被拆除供圖/楊曉晨
豐臺區馬家堡曾經存在一座相似碉堡,2010年前後被拆除供圖/楊曉晨

碉堡的一個扇形射擊孔部分被磚砌起來,還遺留有人扔的垃圾、雜物本版攝(除署名外)/記者 崔毅飛
碉堡的一個扇形射擊孔部分被磚砌起來,還遺留有人扔的垃圾、雜物本版攝(除署名外)/記者 崔毅飛

  法制晚報訊 (記者 崔毅飛 新聞觀察員 閆霞) 在北京的大街小巷,仍隱藏著一些碉堡遺跡。由於相關研究匱乏,很多碉堡的身世無法考證。在東城區安德路55號院內,就隱匿著一座無名碉堡,始建信息不詳。

  近日《法制晚報》記者走訪發現,該碉堡遺跡已被占為庫房、塞滿雜物,還曾被當成廁所。有文保誌願者表示,此處遺跡尚未獲得官方文物身份。由於相關研究缺失,碉堡的身世還無法考證。

  探訪 碉堡遺跡被占為庫房 曾被當廁所

  安德路55號院是原冶金部始建於1952年的住宅區。大院裏隱藏著一座獨特建築——混凝土碉堡。這座碉堡已被小區居民占為庫房、塞滿雜物,圓柱體建築的西南側被圈進一所小院。

  記者看到,圓碉高出地面約2米,直徑約3.5米,墻厚0.5米,東側開一小門,門外的擋墻已經損毀,南北西三面開五個扇形射擊孔。和北京地區大多數水泥碉堡不同,55號院碉堡平頂外沿進行了抹角,圓柱體底部收腰處理,好似一座變矮的水塔。水泥外墻皮脫落後,露出一塊塊鵝卵石。

  上世紀80年代,李之明女士搬進55號院居住,她家窗戶正對碉堡,只有兩三米的距離。在她印象裏,經常有小孩子爬上爬下去玩耍,甚至有人躲到碉堡內便溺。

  李女士介紹說,由於大院居民多是上世紀50年代入住,即便上年紀的老人,也並非當地原住民,對於歷史情況並不了解,碉堡的身份更無從查證。最近,聽聞大院可能會拆遷,她的兒子還跑去和碉堡合影留念。

  追訪 “身世”引猜測 馬家堡曾有形似碉堡

  55號院碉堡的“身世”,也引起了文物愛好者的猜測。

  文保誌願者楊曉晨得知安德路55號院碉堡後,他對其的身份產生了濃厚興趣。據楊曉晨介紹,在豐臺區馬家堡一帶的鐵道邊,曾經存在一座水泥碉堡,外形與55號院碉堡極其相似。

  因馬家堡碉堡已經被拆除,只能通過楊曉晨提供的資料圖進行比對。記者看到,兩座碉堡外形十分相似,都進行了抹角和收腰處理。據文保誌願者介紹,在北京東城、西城、海澱、豐臺、石景山、門頭溝等區,均有水泥碉堡遺存,且造型各異,而平頂抹角、下身收窄的,僅發現馬家堡和安德路這兩處。馬家堡碉堡被拆後,這類造型的碉堡,在北京僅存安德路55號院一座。

  66歲的王之鴻先生,在安定門一帶土生土長,曾任東城區地方誌辦公室主任。他表示,安定門一帶曾有很多碉堡遺跡,城樓、城墻上還有暗堡,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陸續被拆除。安德路55號院碉堡,很可能是一座被遺漏的遺跡。

  觀點 相關研究乏力 許多碉堡“身世”成謎

  門頭溝區的天橋浮碉堡群,官方明確記載了始建信息、甚至文物所在地的戰況。但還有很多同類遺跡,難以斷定修建者是誰,安德路55號院碉堡就是典型的例子。

  豐臺區趙辛店碉堡群、射擊場路碉堡、西道口文字山碉堡、程莊路碉堡,海澱區北塢村碉堡,朝陽區雙橋碉堡…… 從2010年至今,《法制晚報》記者對北京多處碉堡身份開展過調查。雖然大部分被官方認定為文物,但由於相關研究匱乏,文物部門也難以斷定碉堡的具體出處。而55號院碉堡還未獲得官方的文物認定。

  有文保誌願者指出,近些年,近代戰爭遺跡開始受到文物部門的關註,內蒙古、黑龍江、浙江、廣西的侵華日軍碉堡,被列入“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百大新發現”。歷經拆遷建設,北京地區的碉堡遺跡多有消失,幸存下來的多數已被官方認定為文物,但仍存在部分遺漏。即便獲得文物身份認定的碉堡中,還有很多信息不詳,暴露出相關研究的缺位。

  文/記者 崔毅飛 新聞觀察員 閆霞

(責任編輯: HN666)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安德路55號院存一座無名碉堡 尚未獲得官方文物認定 記者探訪...》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