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板藍根在新疆是畫眉神器 從西域眉眼看千年來的文化滲透

2017-05-12 10:45:44 澎湃  韓瀟

  編者按:女性對於眉眼的修飾在漢地有悠長的歷史,不少詩文繪畫中均有體現。在新疆地區,這一習俗亦由來已久。天山南北早期鐵器時代至漢晉時期的遺址中,就廣泛發現了石眉筆和礦物顏料,足見當時畫眉風氣之流行。而畫眼線則是中亞-西亞千年的時尚,康熙朝屯兵新疆的達斡爾族後裔,在數百年後保留了祖先的語言和習俗,卻在眉眼間的裝飾受到了新疆當地傳統的影響。

  漢地很早就用蛾眉來指代女性。如《詩·衛風·碩人》:“螓首蛾眉,巧笑倩兮。”至李唐,李白亦說:“美人卷珠簾,深坐顰蛾眉。”唐代繪畫中的蛾眉和蠶蛾之觸須近似,短粗而上揚。

(傳)唐代周昉《簪花仕女圖》及其局部
板藍根在新疆是畫眉神器,從西域眉眼看千年來的文化滲透
(傳)唐代周昉《簪花仕女圖》及其局部

  如傳為唐代周昉繪制的《簪花仕女圖》,粗絹本,設色,縱46厘米,橫180厘米,卷無作者款印,亦無歷代題跋及觀款,作品現收藏於遼寧省博物館;又如吐魯番阿斯塔那187號墓出土的《唐代弈棋仕女圖》,墓主張氏是武則天時安西都護府的官員,曾被授予上柱國勛爵,弈棋貴婦為畫的中心人物,她頭束高髻,簪花耀頂,眉作倒八字暈飾,面色紅潤,豐肌肥體,上穿緋地藍花襖,還有白紗披肩,下著綠花羅裙,當為六品官吏之妻,作品現收藏於新疆自治區博物館。
《唐代弈棋仕女圖》,吐魯番阿斯塔那187號墓出土,現藏於新疆自治區博物館
板藍根在新疆是畫眉神器,從西域眉眼看千年來的文化滲透
《唐代弈棋仕女圖》,吐魯番阿斯塔那187號墓出土,現藏於新疆自治區博物館

  顯然蛾眉的形象多少受到了蠶蛾之觸須的啟發,蛾眉的流行和漢唐養蠶絲織業發達似有關系。1943年,美國攝影師William Vandivert尚在新疆拍到女人有這種蛾眉。

家蠶蛾
家蠶蛾

野桑蠶蛾
野桑蠶蛾

美國攝影師William Vandivert1943年拍下的新疆婦女
美國攝影師William Vandivert1943年拍下的新疆婦女

  女性對眉毛的修飾在新疆有悠久的傳統。新疆和靜縣莫呼查汗墓地75號墓出土了石眉筆,根據墓葬中出土的木頭樣本的放射性碳素年代測定,該墓葬時代約公元前9世紀。

新疆和靜縣莫呼查汗墓地75號墓出土的石眉筆
新疆和靜縣莫呼查汗墓地75號墓出土的石眉筆

  新疆民豐縣尼雅遺址發現了漢晉時期石眉筆和礦物顏料塊。礦物顏料塊表面有凹槽,剛好和石眉筆吻合,兩者是配套使用的化妝器物。這種眉筆廣泛發現於天山南北早期鐵器時代至漢晉時期的遺址,可見當時畫眉風氣之流行。

新疆民豐縣尼雅遺址發現的漢晉時期石眉筆和礦物顏料塊
新疆民豐縣尼雅遺址發現的漢晉時期石眉筆和礦物顏料塊

  時至今日畫眉依然是新疆女性的風尚。為新疆和靜縣婦聯舉辦的奧斯曼草汁描眉比賽。新疆的女子從小就用奧斯曼草汁畫眉,這種草汁有使眉毛變黑的功效,是天然的美容品。

和靜縣婦聯舉辦的奧斯曼草汁描眉比賽,攝於2016年9月8日
和靜縣婦聯舉辦的奧斯曼草汁描眉比賽,攝於2016年9月8日

  奧斯曼,維吾爾人稱之“眉毛的糧食”。這種植物實際上就是我們熟悉的板藍根,板藍根和奧斯曼就是一種植物的不同用途而已。這種學名叫菘藍(Isatis indigotica Fortune)的二年生草本植物,葉呈深綠色,在房前屋後均可種植,極易成活。
烏魯木齊街頭售賣奧斯曼草的人
烏魯木齊街頭售賣奧斯曼草的人

  現在,每當夏季烏魯木齊二道橋一帶的街道上就有南疆來的小販在銷售奧斯曼草。

烏魯木齊街頭售賣奧斯曼草的人
烏魯木齊街頭售賣奧斯曼草的人

  上圖中女性的眉形稱為連眉,這是新疆很流行的一種畫眉方式。相傳,維吾爾媽媽相信,女兒兩眉之間的距離越小,將來出嫁的地方就離娘家越近,這樣母女之間就可以免受遙遙相思之苦。所以,母親在女兒出生後的第七天起,便用奧斯曼草汁塗抹女兒稚嫩的雙眉,等女兒漸漸長大後,她的眉毛變得烏黑亮密,楚楚動人,這種神奇的生眉效果也相傳至今。

  對於眼妝而言,畫眼線和畫眉是互為表裏的。畫眼線是中亞-西亞千年的時尚。

古代埃及藝術品上的荷魯斯之眼
古代埃及藝術品上的荷魯斯之眼

  荷魯斯之眼的來歷與荷魯斯神為父報仇有關。奧西裏斯與伊西斯之子荷魯斯長大成人後,在與殺父仇人塞特神的搏鬥中,荷魯斯的左眼被塞特奪走了。他的眼睛非同尋常,因為他的左眼代表的是月亮,右眼代表的是太陽。左眼被奪走了,月亮神孔斯自然要出手相助。在一個月圓之時,荷魯斯在月亮神的幫助下,經過殊死搏鬥,終於打敗了塞特,將左眼奪回。後來,荷魯斯將這只失而復得的眼睛獻給了父親、冥界之神奧西裏斯。再後來,荷魯斯之眼就成為辨別善惡、捍衛健康與幸福的護身符。古埃及人也相信荷魯斯之眼能在他們復活重生時發揮作用,例如在埃及第十八王朝的法老圖坦卡門的木乃伊上也繪有有荷魯斯之眼。
上圖為烏茲別克斯坦KHORESMIA出土的公元前3-1世紀的壁畫中所表現的眼線。而筆者拍攝於2016年7月11日新疆民豐縣客運站南疆女人的眼線,從圖上似乎還能看出以上兩例的神韻。

  上圖為烏茲別克斯坦KHORESMIA出土的公元前3-1世紀的壁畫中所表現的眼線。而筆者拍攝於2016年7月11日新疆民豐縣客運站南疆女人的眼線,從圖上似乎還能看出以上兩例的神韻。

民豐縣客運站拍攝的南疆女人
板藍根在新疆是畫眉神器,從西域眉眼看千年來的文化滲透
民豐縣客運站拍攝的南疆女人

  2017年1月10日,首屆達斡爾族春節聯歡晚會“魯日格勒”在內蒙古海拉爾舉行。許多僑居異鄉的達斡爾族人不遠萬裏返回呼倫貝爾草原參加這次民族聚會。其中有一支龐大的群體就是生活在新疆塔城的達斡爾族。如今,在塔城生活著4900多名達斡爾族人。

  17世紀80年代,新疆厄魯特蒙古準噶爾部頭目葛爾丹舉兵反清。康熙二十九年(公元1690年),康熙帝禦駕親征。在這次征戰中,布特哈(今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盟所屬紮蘭屯市)等地區達斡爾、鄂溫克二旗官兵各500人被編入西征隊伍,在征戰中表現驍勇,屢立戰功。乾隆二十八年(公元1763年),清政府決定,新選派來新疆的達斡爾、鄂溫克二旗官兵須攜帶家眷,將永戍新疆伊犁地區——這就是現在居住在塔城的達斡爾族人的祖先。
塔城達斡爾族女人畫的眼線
板藍根在新疆是畫眉神器,從西域眉眼看千年來的文化滲透
塔城達斡爾族女人畫的眼線

  據來參加“魯日格勒”的塔城達斡爾族人講,300年來他們一直保持著祖先的語言和習俗,而有趣的是,到場的塔城達斡爾族女人無一例外地畫了極具新疆味的眼線,使她們很容易從外貌上跟本地人區別開來。文化的滲透就這樣悄無聲息地、自然而然地發生著。

(責任編輯:徐立梅 HT001)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板藍根在新疆是畫眉神器 從西域眉眼看千年來的文化滲透》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