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匠人匠心 精益求精——木作王文旺的收藏傳承之路

2017-09-04 20:51:24 中國民商 

  文/《中國民商》記者 江珊

  王文旺中等身裁,體型偏瘦,一席深色中式盤扣棉布衫。他平時為人低調,不擅言談,專心從事木作近30年,至今在中國古家具修復方面也是很有名氣,卻依然不敢以木匠自居。他說,他只是木作行中的一員,匠人是手藝人的最高境界,許多人一輩子也不曾達到。

  從學徒到經商,再到專項收藏、籌建木作博物館,王文旺的經歷充滿曲折,但他卻是一個特別執著之人,一旦認定的事就決不猶豫回頭。“我不收金石字畫,也不收珍瓷美玉,只收老祖宗留下的實用型木質為主的文物——‘衣食住行’。通過收藏和修復,我要使一些瀕臨消亡的木作文物重新活起來,並且擁有更長的‘生命’,讓更多的人能夠了解中國的木作歷史文化。”王文旺認為,能夠傳承中國傳統文化是一件特別有意義的事,這讓他天天都過得幸福而充實,即使其間遇到再大的困難,他都會堅持、不放棄。

  走不出的木作行

  王文旺出身於河北衡水武邑縣一個普通的木匠家庭。在家庭環境的熏陶下,他5歲就開始接觸木作活兒,並在父親的指導下嘗試用木頭給自己做玩具。“小時候,父親天天給別人做木活兒,我就幫著打下手,雕刻等許多基本功我都是那時跟著父親學會的。”說起小時候的經歷,王文旺表示至今依舊是歷歷在目。

  父親對王文旺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希望他可以繼承父親的事業,成為一名優秀的木匠,但當時17-18歲的王文旺正值青春期,卻心懷著更大的理想。

  “我當時處於逆反期,父母的話不願聽,也根本看不上木作這個行業,我只想著考大學,或者參軍,以後至少可以成為一名軍官。”王文旺笑著說,“可沒成想,我大學沒有考上,當兵也遇到了家人的極力反對,沒有成功。那時,我在家附近的火車道旁徘徊了許多天,對自己的未來完全失去了理想和方向,甚至對人生也產生了懷疑。”

  就這一年,在同鄉的引見下,18歲的王文旺萬般無奈來到北京東華門信托商行做學徒。不料,經過一日舟車勞頓後走進商店倉庫,王文旺卻被這裏的場景震住了。他告訴記者:“這裏到處都擺滿了各式的老舊器物,茶幾、條案⋯⋯東西特別多,許多師傅正對這些舊家具進行著修復。我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裏,找到了自己理想的目標,立誌要學會這些手藝,把這些舊東西都修好。”

  自此,王文旺開始在這裏跟著老師學習古董家具的修復。為了能夠多學東西,他也像封建時期的小學徒一樣,給老師們倒尿桶、帶孩子、搬東西——什麽雜活都幹。“這些老師都是有許多年經驗的高人,他們修黃花梨、紫檀之類的家具各有絕活。”王文旺說,雖然他沒有正式拜師父,但是幫著這些老師幹活,他們也都零零散散地教給王文旺一些知識、技巧,加上王文旺本身就具備的木匠基礎,這讓他的木匠活兒提升很快。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這裏不到兩年時間,王文旺從抵觸木作到真正從心底熱愛上了木匠活、愛上了中國傳統的家具,他的古董家具修復手藝也日趨嫻熟,成了一名可以獨當一面的行家裏手。

  賺得人生第一金

  手藝的好壞只有放到市場才能得以檢驗。王文旺是一個有心人,在信托商行除了幹好修復工作外,他也走遍了北海公園、故宮、頤和園等北京各大文物古跡,看到古建築、古家具就拿本記錄他們的信息、來龍去脈。為了留存更鮮活的資料,沒有相機他就把這些東西都畫下來。

  “北海的團城幾米高的大佛龕,我用了一個月的時間,按照比例把它縮小到50公分高,做了一個小佛龕,但卻把大佛龕裏面的雕刻和木藝都一一復制下來。結果我做的這第一件器物很快就以280元的高價賣出。”王文旺自豪地說,這證明了自己的手藝能夠被大家喜歡,這給了他極大的信心。

  兩年後,王文旺開始獨立做活兒。他一面將自己創作的物件拿到市場上去賣,一面為別人做老舊家具修復掙錢。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他認識了一個專做老舊家具生意的美籍華人,人家試探性地給了他20件老家具修復的活兒,行內需要3個月至半年完成的活兒,卻問王文旺18天能不能全部修好。

  能!王文旺準備拼死一搏,幹脆地答應了。“家具修復是個很講究技藝的活兒,我當時只帶了兩個初學的小徒弟,除了少量的粗活兒能讓他們幹,其他所有的精活兒、細活兒都要我自己完成。那時我每天早上5點半開始一幹就到夜裏1點半,其間除了吃飯的時間就沒有休息。”王文旺坦言,“那時,小徒弟都累得不行,抱怨以後再也不想和我一起幹活兒呢。”

  就這樣,只用了15天時間,王文旺就保質保量地修復好了這整整20件活兒。他告訴記者,他至今還清楚地記得那個美籍華人打著面的火速趕到現場時,那又驚訝又滿意的復雜表情。“當下,美籍華人就給了我2000元的高額酬勞。要知道,在1991年,2000元可不是一個小數目,這可以說是我賺到的人生第一桶金。”王文旺笑言,“但這批貨交了之後,我是真真正正地在床上趴了三天三夜,那是太累了!”

  有了之前的合作信任,那個美籍華人點名要把自己100萬元購置的古舊家具全都交給王文旺來修,並給了他2萬元讓他用來籌建修復班子。由此,王文旺組建了自己的團隊,最多時他帶過60多個徒弟,將修復古家具的業務越做越精,名氣也在圈裏越來越大,不少人都是慕名找他來做古家具的修復活兒。

  隨著過眼的家具越來越多,經濟條件相對寬裕起來,王文旺在修復的同時也開始收藏起古家具。他表示,到現在為止,他90%的家具、器物都是那時收藏下來的。

  棄商創建博物館

  王文旺一邊搞修復,一邊搞收藏,給外人修一部分,給自己修一部分,收藏一部分,再賣一部分。1997年前後,他積累了一定的資金,在這個行當中生意也做得有聲有色。“但後來隨著我不斷深入各地收購老舊家具過程中,思想就慢慢有了大的改變。”王文旺表示,“中國的老百姓(603883,股吧)對木作的知識和歷史文化了解太少了。許多器物都是十分珍貴的文物,卻並沒有得到應有的保護,這對我觸動很大。”

  王文旺講敘了一件他在收購家具時記憶深刻的事情。“我在農村一家收購了幾件舊家具,正要付錢時,一擡眼看見這家人正要把一個黃花梨的硬木桌子腿當柴火燒,馬上上前把它搶救下來,一起帶了回來。這家人根本就不知道這件老家具的價值呀。”王文旺感慨萬千,“經常看到中國的老器物一集裝箱一集裝箱的運到國外,我真是又痛心又著急呀!它們都體現了中國老祖宗的木作智慧,十分具有歷史文化價值。”

  此外,在收購家具的過程中,王文旺也深刻地認識到了中國古老文化的流失,也促使他收藏和研究起中國的老物件,“在全國的許多地方,好多的老物件老百姓都不知道,被扔在大街上、甚至風吹日曬雨淋。現在樓房一座座拔地而起,可這些老物件很快就將消失不見了,以後,人們要是再想找老祖宗留下的這些符號就難了。所以,我要抓緊時間收藏、整理,要讓更多的人認識和了解。”

  2005年,王文旺大膽地做出一個決定:放棄了經商,並用以前賺來的資金,在通州區臺湖鎮東下營村籌建自己的木作博物館,開始專註於做研究,挖掘每件器物背後的故事。

  從開始籌建博物館,到展館裏的每一件展品,都是王文旺親自整理、修復、布置。在這十幾年中,博物館裏的一磚一瓦都融入著他的心血和汗水。

  然而,一心搞研究就失去了經濟的來源,很快,王文旺的資金開始頻頻告急。“2009年左右,是我最最困難的時期。那時我已經把自己以前賺來的錢全都搭在了博物館裏面,家人也都說我是敗家子兒。”王文旺坦言,“一度曾因為幾個月發不出工資,跟了我多年的工人離開了,我為此真是痛哭了一場。”

  資金的困難一個接著一個,但王文旺寧願賣掉一件自己心愛的器物,以補貼用度,也不曾有過一念後悔。他表示:“我是一個特別執拗的人,一條道走到黑。認為是對的事,幹不好就決不罷休。”

  有了王文旺的執著堅持,更有了各方友人的幫助扶持,如今,王文旺的木作博物館已經初具規模,陳列著各種中國民間木器工藝相關的展品,有古代榫卯結構的桌椅板凳,有明清時期的佛像神龕,有古代各行各業的工具行頭,更有數不清的老物件,收藏品就達到了幾十個門類,每天學習、考察的社會各界人士不斷。

  木匠中體現的匠人哲學

  王文旺在木作行堅守近30年,有許多的頭銜:中國傳統民間藝術與文化研究學者、民俗景觀藝術與博物館展陳設計專家、古代木器修復與收藏家、現任中國修復委員會專家委員、北京收藏家協會常務理事⋯⋯

  但提到木匠,王文旺卻至今也不敢以這個稱謂來自居。“‘匠’是個象形字,口字有一邊沒封邊,裏面的斤字,在古代就是斧頭的意思。‘匠’字的起源最早說的就是木匠。它是指一個背著沒蓋的木頭箱子,裏面放著斧子、鉅子的木工。”王文旺告訴記者,在古時候,被人稱為匠,那是相當了不得的。

  “如果說西方的建築是石頭史,那我們東方的建築就是一部木頭史。古時木工就在六工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要稱得上木匠的,就必須要精通木作行的全活兒。”說到木作行的歷史,王文旺有些滔滔不絕了,滿臉充滿了自豪,“過去的木匠必須會做家具,會做棺材,會做木船、木車,會建房修理,更要會木工雕刻⋯⋯而且作為一名木匠還要了解每一塊木頭的習性、脾氣,知道它的最佳用途。別說10年、20年,許多人學一輩子都不能成為一個匠呢。”

  在王文旺的博物館,清晰地記錄了古時木匠學徒的全過程,從收徒的標準,到學徒的期限和內容等都有詳細的介紹。“徒弟的品德是師傅收徒最為看重的,其次學徒還要具有堅韌不拔的性格和靈變的悟性。另外,在三年零一節的木匠學徒中更要學習師傅的誠信和口碑。”他說,木匠學徒的過程需要具有品德、堅持、誠信、口碑,還要有精益求精的精神,缺一不可,它所實體現就是工匠精神,充分反映了匠人哲學。

  傳承更要創新

  如今,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性,更願意弘揚和學習工匠精神,王文旺的木作博物館也漸漸熱絡起來,每日前來參觀學習的社會各界人士不斷而來,有木作行業的同行,也有學校的老師和同學。“現在我每天白天都要接待一批批前來參觀的人們,研究和修復工作只能晚上才能去搞,但我很願意大家都到這裏來學習,我會把自己知道的盡可能地告訴大家。”他表示,“曾有好心人提醒,不要讓別人復制成果。可我覺得,能引導著別人關註木作的文化和歷史是好事兒,這也正證明了我的價值。”

  與被不被別人復制相比,王文旺更在乎在文化傳承的基礎上,要有創新。目前,王文旺在進一步按體系收藏、修復、整理、研究老器物的同時,也參與編寫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教育經典誦讀》系列圖書,該圖書已作為中小學的選修課本,走入課堂。此外,王文旺也開發了自己的文創作品,他做的魯班尺和魯班凳,深受參觀的人們所喜愛。

  說到未來,王文旺說,將來他還有更大的理想。他要完善一個個木作的系列展出;要建立自己的工作坊,培養古董家具修復人才;要進一步開創自己的文創作品,讓人們都了解中國的木作知識;更要把中國的木作文化和歷史帶到國外,讓更多的外國人看看咱們中國老祖宗的木作智慧和技術。

  “有機會,我還要把我的展覽做到法國的盧浮宮去呢!”王文旺笑了,帶著手藝人的質樸與單純,但眼中卻充滿了剛毅與堅持。

  (責任編輯 李秀江)

  

(責任編輯:李佳佳 )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匠人匠心 精益求精——木作王文旺的收藏傳承之路》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